推广 热搜: 微商  微信  微信营销  客源  微商代理  微商客源  货源  找客源  微商货源  微商网 

2020小镇女子图鉴:“大家目前不叫微商,叫社交电子商务”

   日期:2020-01-10     来源:www.qunkongba.com    作者:酷有拿货网    浏览:825    
核心提示:天下网商记者丁波2020年,“下沉市场”的故事还将继续。...

天下网商记者 丁波2020年,“下沉市场”的故事还将继续。在地图上,并没有一块地方叫做下沉市场。表面上看来,它由3000个县城、40000个乡镇和66万个村庄构成。但实质上,它不均匀地分布于中国的各个角落,譬如北京五环外,上海的城中村、深圳的流水线、广州的地下室。有一个购买力排行榜,依次是女人、儿童、宠物和男人。下沉市场真正的焦点,依然是女大家。甚至,那些走出县城和乡镇,融入现代都市生活的人,也构成了下沉市场。大家和三位小镇女士聊了聊,试图勾勒出她们的所思、所想、所需、所要。

“目前大家都不叫微商了,叫社交电子商务”

讲述人:赵娇娇年龄:29岁大学毕业后,我回到家乡这个小镇。之后,讯速婚礼生娃。目前孩子已经四岁了,我在镇上的一家制造型企业做HR,拥有两套房,一辆车。职业:HR微商在外人眼里,我的生活已经非常不错了。但生活真的是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HR这个职业说起来很残酷,这个职业最快的成长,其实是裁员。原本劳动法不熟知,大量法律风险都不知道。但裁过人,打过官司,这些你就都会了。三十岁将至,我的危机感很强烈,还从梦中哭醒过。作为HR,我一个人的工作也不稳定。外面大环境不好,如果离开这家公司,我可能就找不到工作了。目前每天上班,我先盘点一下市场上的在招岗位,再盘点一下这些岗位公司有多坑,才可以再开启一天的“安心”工作。这几年自身一直在努力,空闲时间通过做微商挣钱。之前卖过面膜,目前卖一款儿童伴随机器人。算上工作,每一个月的收入加起来能有一万多。在婚姻家庭里,有太多不可以和外人说道的东西。感情已经触礁,但各自出于孩子等各方面的分析,还在维系。由于经济不够独立,我目前也没有能力做出选择。在小镇上做业务,像护肤品、母婴商品这些,还是很有市场前景的。目前的青年,比上一代人更舍得对自身好,也很想给孩子烧钱。譬如,我也会从代购给自身买雅诗兰黛、兰蔻这些化妆品,也很舍得花几千块钱给儿子报班。在小镇上存活很靠人情和关系,目前大家都不叫微商了,叫社交电子商务。前两天,大家单位的保安大哥就给我推荐了一个客户,买了两台机器人。
不过,不管是做微商还是做HR,都需要专业。其他人问你商品的功能、成效,都要能答得上来,后续的售后服务也要跟上,关系要维持好,这样才会有回头客。我目前拼命挣钱存钱,就是期望给爸爸妈妈和儿子一个非常不错的生活,也期望自身足够强大,拥有更多的选择。去年,自身在生活中偶尔会歇斯底里。但我仍然热爱生活,期望2020年能做个积极、温柔、处变不惊的人吧。在工作上能再专业一点,多赚点钱。如果目的再具体一点的话,期望能给自身买辆车。

“我不向往城市的生活”

讲述人:唐芳我没有后悔回到小地方生活,唯一觉得后悔的是,应该晚点婚礼,多拼两年事业。年龄:41岁职业:企业主护肤品用的是香奈儿、雅诗兰黛,每周会做两次脸,家里的花永远是新鲜的,还报了钢琴课,也经常去健身俱乐部。在大量青年眼里,我是个“贵妇”。但“贵妇”这个词,只能说明我的物质水平还可以吧。更准确地说,我算是经济独立的女士,平日特别忙。2004年我和老公婚礼,十年前一起白手起家,创业做设施制造。他管技术,我抓推销和管理。由于商品和售后服务都跟得上,回头客特别多,去年产值有1000多万。当时遇到大量问题,譬如资金不够、不被老人理解,有过非常艰苦的时光,但最后还好熬过来了。大家夫妻配合得很默契,公司进步到目前规模不大,有十几个工人,总体还算稳定。我的危机感主要来自工作。做一家企业,你需要不停地往前走,不可以被淘汰,由于你要对职员的存活负责。不久前大家接了个智能化设施的大单,那款商品大家公司没有,但顾客很信赖大家,相信大家肯定能做出来。我就有点重压山大,整晚整晚睡不着。明年大家筹备继续扩张,往大的规模进步。除了筹备引入新的技术进去,增强自己的角逐力,同时也要把管理做好。目前行情不好,不可以跨很大的步子,筹备步调放慢一点,稳扎稳打。在大家镇上,有2000多家企业,这两年由于效益不好破产的不少,都是扩张太快造成的。像大家这种没实力没背景,全靠打拼出来的小企业,重压会更大。我平日工作很忙,经常要在公司加班。生活又安排得很满很充实,所以会很着重效率。譬如做脸、健身、练琴那些都是见缝插针去的;每三个月,我会去附近的服装厂买衣服,用一天时间把一个季度的衣服都买了。
我所追求的,不过是经济上富足,给孩子、对老人生活保障,同时,自身精神上能得到富足。最近几年,小镇的经济进步得愈来愈好了,大家的花费水平愈来愈高,镇上健身俱乐部、美容会所、咖啡馆、茶餐饮店、火锅店、酒店都很齐全。所以一般不到市区购物,平时的缺什么,在淘宝、唯品会、考拉这些App上就能买好。2020年,期望自身更要有远见一点,对企业、职员和自身都有个交代吧。期望公司再壮大一点,职员再多一点,以后在行业里,能小有知名度。说真的,我不向往城市的生活。我也在城市待过,步伐快,浮躁。在小镇上生活,空气都是甜的。

“跳舞吧,就像没有其他人在看你”

年龄:31岁讲述人:杨慧职业:某云技术公司品牌负责人我在江苏的一个小镇长大,又在市里念了大学,有很稳定、体面的媒体工作。但由于不想过毫无想象力的人生,就出来了。从家出来以后,我去过深圳、上海,在大量大型的网络公司工作,这两年来到杭州算是稳定下来,买了房,在这边也有许多新认识的朋友。我算是从小镇逃离的女年轻人吧。和在老家的朋友相比,可能活得更天真、更不接地气。去年年初,我从上一家单位辞职,原本是要入职一家云计算行业的独角兽担任市场部总监,但最后对方步骤出了问题,我失业了。那段时间真的很绝望。职业空窗了三个多月。那段时间,每天早晨都不想醒来。中间也陆续和大量大公司聊过,都不是很适合,最后去了一家只有30多个人的小公司。从1000多人的公司变成30多人的公司,在当时看来,算一种妥协。危机感主要来自于工作和年龄。家里人包括我一个人,也会认为到了这个年龄,没有做任何这个年龄该做的事情,没有获得任何收获。很丧,觉得活着很没意思。我人在都市,但和小镇的联系一直都在。大家家有大片的果园,一到夏天,我就会通过朋友圈帮他们卖水果。偶尔回家,我也发现小镇有了新的变化。愈来愈繁华了,有时我回家没带洗护用品,就会在小镇的美妆店买。我的人缘很好,而且水果的品质有保障,目前的物流也很快,每年我卖水果都能得到一笔不小的收入。小镇的美妆店没有SK2、雅诗兰黛和兰蔻,但有百雀羚这些国货。我在大城市的生活和留在小镇的朋友相比,水平是要更高一些。
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充实自身。这几年,我给自身报了大量培训班。譬如普拉提课、游泳课、拳击班,还有葡萄酒课程。我每一个月收入不低,但目前负债不少,属于大城市里的“高收入隐形贫困人群”。由于大城市的诱惑比小镇的多得多,让人产生新的向往,你会想要提高进步。于是就产生了新的花费欲望,譬如十几节拳击课的成本就在5000多元。还有一种危机感来自孤独。在大城市,没有多少人能走进我的生活和内心。我也买过Gucci鞋子、皮带,LV围巾,Celine包包等,买的时候你会觉得,肯定有这样的场景,需要让你显摆一下。但其实,我也并不会由于穿着这些出门而特别骄傲。前段时间,被单位一个新来的男生吸引了。他很善良,也很真诚。他的时间分配和我很像,聊起《海边的卡夫卡》以及一些电影,他都能聊,两个人的常识面有大量交集,彼此有一种“遥远的相似性”。但最后也不了了之,大家都戴着面具生活,这一点挺遗憾的。我不太会由于钱而没有安全感,由于我还在挣钱。今年,我出于职业分析,想再出国深造读书。交中介费、参加雅考虑试、交学校报名费,一套步骤走下来,代价也不菲。大城市的女孩子,都了解自身很渺小,也都特别关注自身。这可能是自我意识的崛起。大家这一代人的30岁,和上一代人的30岁截然不一样了。虽然大城市里的生活更动荡和孤独,但让我回到小镇,我其实也是呆不住的,迟早还会出来。
这两天在看到一段话,觉得特别好。最后一句翻译过来是,“跳舞吧,就像没有其他人在看你。”口述 赵娇娇 唐芳 杨慧
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微商学院

推荐图文
推荐微商学院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